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际新闻 >

卡斯特罗去世,什么是白人民族主义?

时间:2016-11-28 18:25 点击:

  卡斯特罗去世

  《新共和》杂志副主编Ryu Spaeth称卡斯特罗的死是一个罗夏墨迹测试,从你的反应中可以看出你的政治观点、国籍和年龄。卡斯特罗是拉丁美洲革命的英雄人物,而对后冷战时期长大的人来说,他是一个穿着T恤的复古人物,也是一个穿着阿迪达斯运动服的枯瘦老人。英国的脱欧和特朗普的当选使得后冷战秩序的瓦解达到了一个高潮,而对卡斯特罗之死的混乱反映也体现了这种瓦解。英国工党领导人科尔宾向卡斯特罗致敬,把他称为“社会正义的倡导者”,显然比托尼·布莱尔更同情卡斯特罗。在美国,一个主要基于自由市场与古巴建立新关系的民主党总统,正在被一个共和党商人接替,后者威胁要收回这一进步。特朗普和劳尔·卡斯特罗下一步走向何处?是人们面对卡斯特罗之死后最关切的。

  对于卡斯特罗的遗产,欧美主流媒体上不乏批判和反思的文章,尤其是移民到美国的古巴裔知识分子。

  在当代古巴移民中涌现出一批活跃于美国文坛的古巴裔美籍作者,克里斯蒂娜·加西亚(Cristina García)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:1958年生于古巴首都哈瓦那,她两岁时同父母随卡斯特罗掌权初期的移民潮流亡到纽约定居。加西亚的作品总是以古巴-美国的二元文化身份为起点,构建一个个具有跨文化身份的个体,讲述着他们为融入主流社会、实现自我认同所做的努力。

  她于卡斯特罗去世后在CNN发表了题为《菲德尔,承诺和背叛》的文章。她写道,1961年,卡斯特罗给古巴的作家和知识分子们抛出那句名言:“Within the Revolution, everything; outside the Revolution, nothing”(革命之内一切皆可,革命之外皆为禁忌),导致了越来越增长的不宽容氛围。

  加西亚问:一个持续了半个世纪的革命还能称为革命吗?随着时间推移,卡斯特罗的政府似乎越来越受制于经济和社会力量,而非控制它们。最终,随着经济形势恶化,他不得不向现实低头。古巴的社会进步也受到上世纪90年代初经济衰退的破坏。哈瓦那消失30年之久的卖淫活动卷土重来。在她看来,古巴革命曾经代表世界的灯塔,但现在是一个布满灰尘的夜灯。古巴人民曾经对卡斯特罗的尊崇也已不再。

  加西亚希望,佛罗里达海峡两岸的人,不管是古巴人还是美国的古巴裔,都可以自由地追求梦想,从充满伤痛的实验中恢复过来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